李梅龄传略

2016年04月13日 12:20   鸽史钩沉  作者:童宁  
李梅龄传略


李梅龄传略

    李梅龄是何许入也?他作为一个留德医学博士,专业医生,在上海医学界知者不多。他是个业余养鸽者,他和他的鸽子在全国鸽界却无人不晓。他就是我国一代铭鸽李梅龄系的创业者,是中华信鸽史上第一位自成品系的赛鸽家和育种家。

    梅县的爱鸽少年


    李梅龄18881030日,出生于广东省梅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在中学时代,就爱上了信鸽。他用几个肥皂箱子钉了几格鸽子窠,养了20多羽信鸽。其中有松江灰、紫金白砂,广东福山的流砂等我国名种鸽。他没有钱给鸽子买饲料,除了节省几个零用钿买点玉米以外,就偷偷地拿家里的粮食去喂鸽子。他父母发现以后,也是“知之为不知”,因为李梅龄从小读书用功,学业优良,课余养鸽,因而得到他父母的支持。
    后人以为李梅龄如此喜爱信鸽,是因为他信奉基督的缘故。李梅龄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,每逢星期日要到教堂去做“礼拜”。他熟读教徒们必读的“圣经”,关于诺亚带着他的妻儿被困方舟,放出鸽子探知洪水巳退,口衔绿色橄榄树枝报告春回大地的故事,他确是特感兴趣。但是,李梅龄养鸽一生,先后长达60年之久,并不仅仅是因为鸽子是和平的象征。李梅龄爱鸽之深,主要是为着竞赛,拚搏,同洋人们决胜千里。他信奉基督教,主要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位“传教土”,即他的夫人邹挺秀——虔诚基督徒。她不仅劝说李梅龄信奉基督教,而且还要李梅龄去劝说养他鸽子的挚友张志清、汪大同等人也信奉基督教,拉他们去做“礼拜”。李梅龄少年养鸽,在梅县小有名声,但在那个时候,他还不知道基督教为何物。
  

    在同济大学学医


    1922年,李梅龄高中毕业以后,考取上海同济大学医学系,专攻内科。5年毕业以后。又向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报考博士学位。过去的一本杂志说李梅龄“早岁留德习医,学成后回国,嘉惠国人的病家”等。这纯属作者的合理想象,并非事实。因为李梅龄从未到过德国,但他确实获得“德国医学博士”的学位。这是因为当时的同济大学是德国教会主办的高等学府,在同济大学毕业的学生。可以在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报考博士学位。
    李梅龄获得博士学位以后,就返回老家广东梅县,后又赴广州行医。在当时的医这界,象李梅龄那样获德国医学博士学位的医师是为数不多的,受到社会的重视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当时的两广总督焦光敏聘请李梅龄当他的医学顾问。李梅龄踏上社会之日,也是他平步青云之时。不久,他结识了一位产科医生梁小妹,情感日深,最后结为伉俪。
    1925年,李梅龄在广州工作上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,他就应在上海工作的一位同学的邀请,决定离开广州,到上海定居,挂牌当开业医生。在白克睡(今凤阳路)租借一幢住宅,诊所就设在这里。那白漆的牌子上写着“德国医学博士李梅龄医师诊所”几个黑字。
    

杨虎城的卫生顾问

    有人说李梅龄是专治花柳病(即梅毒、白渴,淋病等男女性病)的医生,这完全是误解。但事出有因:在当年的白克路上,挂着专治花柳病的招牌是接二连三的,所以人们往往把白克路挂牌的医生,都以为是花柳病医生。李梅龄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医师,他们夫妻两人,一个内科,一个产科,慕名而来的病家是不少的。门诊挂号等收入尚属可观,而且又兼了几个私人的“医学顾问”、“卫生顾问”等,所以家境比较富裕。家里雇了女佣,挂号员和打扫鸽棚的清洁工等,还有一辆黑色的小奥斯汀轿车。
    在李梅龄诊所的客堂里,挂有一张他与爱国将领国民党西北军总司令杨虎城将军合影的照片。别人以为李梅龄找这样一位将军做“靠山”是为了不受地痞、流氓的欺侮。事实是这样的,李梅龄是一位爱国知识分子,而杨虎城是一位主张抗日的爱国将领,当杨虎城初次请李梅龄治病时,两人就谈得颇为投机,杨虎城就请李梅龄当他的“卫生顾问”,李梅龄也就一口应承了。此后,两人交往甚密,合影留念。在恶势横行的上海滩,这张照片虽不是什么“丹书铁券”,但也确使一些小喽罗们望而生畏,给李梅龄减少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上海信鸽会的新主人


    1929年,侨居在上海的英国人樊波,保恩司、哥伦布、别克,戈登路巡捕房的巴尔和英商伦昌纱厂工程师杰克逊等,发起组织上海信鸽会,简称S· H·C,由美侨巴斯固尔任会长,会址设在虹口公园内的一幢小洋房里。说来也奇怪,说是“上海信鸽会”,却没有一个中国上海人参加。是上海人没有饲养信鸽吗?当然不是。当时的上海,信鸽饲养者已经有相当的实力和水平。但是在洋人们的眼中,认为“华人养鸽者的信鸽品系和饲养方法都不够水准”,所以他们不肯吸收华人参加。同样,这个信鸽会在华人眼里;是名曰“上海信鸽会”,实为“西人信鸽会”,同中国人不搭界。
    李梅龄同巴斯固尔、杰克逊等人,是在跑马厅里认识的朋友。当时的上海,十里洋场,灯红酒绿,在洋人们眼中是“冒险家的乐园”。叉麻将被称为“砌墙头”娱乐,赛马、赛狗更是一种“高尚游戏”。李梅龄喜爱养鸽,也喜欢骑马,据说他还是一名骑士呢!而上述几位外国鸽子迷,也是跑马厅的常客,李梅龄认识他们,是马和鸽子牵的线。上海信鸽会不肯吸收华人参加,说华人养鸽“不够水准”,这对富有民族自尊性的李梅龄来说,是一种难以忍受的耻辱。他要同西侨的鸽子一决雌雄,而且要拿中国自己的品种去战胜他们。要同洋人比赛,就得参加上海信鸽会,所以他和黄钟、周昌善等几位鸽友商量,决定申请加入上海信鸽会,获得了同意。
   

 “松江灰”放不到苏州


    李梅龄的鸽棚,最早是建在白克路诊所的阳台上。鸽子的品系也就是他在故乡梅县饲养的那些松江灰,紫金白砂等。20年代后期的上海鸽界,虽都饲养着不少好品种,由于在饲养上沿袭嫡系交配的老方法,使我国的一些名种鸽逐渐退化。上海最早的一些养鸽者,不少人是从养观赏鸽起家的。一部分人饲养着以貌取人的点子、凤尾、球胸鸽等。较多人喜欢怀有高飞绝技的小青毛。这种鸽子体小轻巧,一飞冲天,在几百米高空作盘旋飞行。放飞者用洗脸盆打水,从水盆中看它们作飞行表演,一些好的鸽子在飞行时不越盆水于一步。即使是饲养信鸽的,也极少举行比赛,而多半是让它们在尾巴上挂个鸽哨,欣赏它们的阵阵哨音。因此,在饲养方法上长期以来使用嫡系交配。
    在李梅龄的鸽棚里,就是这些已退化了的松江灰、紫金白和流砂等。在饲养方法上,他虽然借鉴欧洲的养鸽方法,但因品系退化,出不了成绩。所以放到昆山(50公里)已经失去大半,到苏州(87公里)放飞几乎没有一羽返回的。而当时西侨饲养的信鸽中,世界名系;比比皆是。如英国白克系;洛根系,格罗脱系,以及比利时的司带沙系。而我国只有戈登路巡捕房警鸽股长陈其惠饲养的巴尔系。这些鸽子较多的是大体型,大鼻瘤,飞得快,飞得远。李梅龄要用中国的这些鸽子去同西侨比赛,前途是可想而知的。当时我国鸽界很多人不相信血统,认为“将相本无种”。李梅龄已开始感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。要把自己现有的品系经过杂交训育,达到与西侨的信鸽并驾齐驱的水平,得要花很长的时间,要战胜他们更不是一件易事。为了争取时间,赶到洋人前面去,要寻找一条捷径,那就是尽快引进外国名系。
    那末,从何处去觅取国外名系种鸽呢?1946年李梅龄在回答《鸽讯》杂志记者的问话时说;“那时的上海,国人养外国鸽子的很少。我最初是向南市邑庙鸟店买了几对,经过几次试放,成绩尚好。到1929年比赛,放苏州能有几羽回来,放无锡(125公里)也有2羽归巢,当时在上海养鸽子的外国人樊波,保恩司、哥伦布、别克等,他们的成绩也不过如此。”李梅龄满足这些成绩吗?他是不是用这些鸽子去同西人比赛?都没有。他说:“现有的这些信鸽,还不合我的理想,我要托人从比利时,德国去引进名鸽”。从这些谈话中,说明李梅龄对比赛双方的实力有一个清醒的估计,他要战胜洋人,一振国威的决心,是很坚定的。


    漂洋而来的10羽种鸽


    1930年初,李梅龄写信给在国民党政府驻德国公使馆当领事的内弟,委托他在当地买几对比利时和德国的优良种鸽,价格不论。时隔半年,有位印度籍的远洋轮水手,给他从德国带来了10羽鸽子。其中比利时的阿亨约细夫·密勤系3羽,阿亨·麻尔系3羽,伟奇系x阿亨·克伦巴系1羽,比利时的固耐系x德国军用鸽2羽,固耐系x威克特系1羽。其实在德司军用鸽中的主要成员也是比利时的名系鸽,只是不知道它的血统罢了。当时德国是禁止军用鸽出境的,李梅龄如果没有这位在德国当领事的亲戚周旋,当局是不准放行的。
    从德国到中国要经过大西洋、印度洋和太平洋,航程要一两个月,鸽子虽受保险公司担保,但是鸽子的安危还是要自己照料,要不然得了一笔保险金,鸽子仍旧得不到。所以他的内弟托一位印度海员帮忙,并以赠送他2羽鸽子作为酬劳。这位印度海员受人之托,终人之事,一路上非常认真地照料,这些鸽子的吃喝,非但没有发生死亡和患病,而且其中的一对固耐系,x德国军用鸽还在旅途中生下一个蛋。真是无巧不成书,这个蛋带到上海孵出的鸽子,就是后来名震中外的天津冠军鸽“759”的母亲。但是这羽英雄的母亲结局并不妙,后来惨死在黄鼠狼之口。船到上海港以后,这位印度海员立即把10羽鸽子如数送到李梅龄家中,而且把赠给他作酬劳的2羽鸽子,也回赠给了李梅龄。
    10羽鸽子中9羽是雨点,1羽是红绛。雨点中有深雨点、中雨点和淡雨点,但没有灰壳。这10羽鸽子中大多数是曾经在1000公里比赛中获得第1、第2、第3名的直系。其中1羽曾获得过欧洲冠军。这条消息来自一家德司信鸽会的《鸽报》,李梅龄把这张报纸拿给张朝德看过:“1羽欧洲冠军鸽由中国李梅龄博士购得,云云。”
    10羽鸽子身价昂贵,每对870马克,折合我国银元977块,10只鸽子合计4885块银元。再加运输费和保险金每对170块银元,合计870块银元。两项总计为5755块银元。这在当时可以开一家相当规模的商号。李梅龄是一名骑士,正巧他在赛马中赢得一笔钱,为了支付这笔款项,除此以外,还动用了一点私蓄。


    天津决胜包揽前5


    1930年初,李梅龄同黄钟、周昌善等人参加了上海信鸽会以后,赛事频繁。李梅龄精心培育的本系鸽子在比赛中锋芒渐露。1932年,“746”获当年幼鸽赛常州冠军。1933年,“2066”获南京冠军。李梅龄的这些胜利,巴斯固尔和杰克逊等一批西侨并不介意,他们酝酿着进行一次远程比赛,来和华人的鸽子作一次决定性的较量。
    1935年,决定性较量的日子终于来临了。在上海信鸽会会长巴斯固尔的提议下,一致同意在36日进行一次迄今为止距程最远的天津(950公里)比赛。天津——上海,这是一条难度较大的赛线,赛鸽要飞越东岳泰山,还要遇上鹰隼的追击。在西侨中间,伦昌纱厂工程师杰克逊以英国绅士特有的傲慢,一贯轻视华人的信鸽。他依仗自己饲养的英国名品洛根系和白克系,一直认为是所向无敌的。另一位英国人罗根参赛的鸽子是比利时的司带沙系。其他如巴斯固尔、尤斯德司等人,都拿出自己的优良赛鸽,都想在这次国际性质的比赛中一显身手。参加这次比赛的赛鸽,共计100多羽,从始点站南翔开始,放到终点站天津时,只有15羽鸽子参加决赛。69日在天津司放,总计归巢6羽,而李梅龄一人囊括了前5名。李梅龄的"759”飞了12个小时率先而归,名震中外。杰克逊的白克系得了个第6名,是天津司放后的第3天到达的。“759”的分速比它高出一培多。
    1936613(星期四)的《申报》,以“天津六百英里竞翔记”为题作了报导,全文如下:“上海信鸽会以次举行天津六百英里竞翔,为该会历层以来,最长距离之大竞翔,各会员皆努力以达到此目的,由中国航空公司用飞机输送,于星期天上午五时放出,共计信鸽有五十二羽之多。是日放出,天晴,直至山东方面,则据天文台报告,有强猛风力,天气恶劣,致当天不能归返,翌日只李梅龄博士之鸽,首先到着上海。然只一羽,此鸽闻去年济南竞翔时,亦是第一到着,登录号(即足环号 编者)为七五九号码,待至星期二日始终续归还,下次举行南京竞翔”云云。   
    759”是固耐系。它的母亲就是前文中讲到的在大西洋途中下的蛋所出。“759”是中雨点雌鸽,鸡黄眼,1932年生,当年幼鸽赛获南京冠军。这样的赛程,如此的飞速,在当时的中外赛鸽史上也是罕见的。天津比赛虽说是上海信鸽会组织的一次地方性比赛,但它有英、美等国的侨民参加,实际上也是一次国际性比赛。“759”的胜利,宣告了洋人一统上海鸽界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,宣告了中华信鸽登上了国际信鸽舞台。上海信鸽会会长巴斯固尔亲自为“759”拍了照,并在相片上亲笔签名。    
    有人传说“759”获天津冠军以后,鸽会的一位西侨会员曾向李梅龄求购,出价10两黄金,但有一个条件:“759”必需再一次从天津放飞归巢。这个传说是事出有因的。李梅龄在1936年曾再次用“759”参加天津比赛,“759”又一次夺魁。1937年上海信鸽会第3次司放天津,李梅龄也第3次用“759”去参赛,“英雄难免阵上亡”,这次比赛遇上恶劣天气,“75 9”再也没有还归。西侨“出价10两黄金”求购一说,并无此事。李梅龄之所以用“759”连放 3次天津的原因,主要是他对“7 5 9”很了解,认为它有这种能力。此外,“759”是一羽优良赛鸽,但并不是一羽优良种鸽。用它育出的后代都是平庸之辈,幼鸽训赛一两站,往往就丢失了。


    巴斯固尔会长让位


    李梅龄在天津决赛取得重大胜利以后,又在中短程比赛中不断获得好成绩。在此同时,黄钟的鸽子一举夺得南路远程比赛的厦门冠军,并在温州、汕头等各次比赛中均以绝对优势压倒西侨的鸽子。在大量事实面前,曾经称王一时的洋鸽人从此折服了。
    消息传到了英国鸽界,无不为之震惊。特别是杰克逊的表兄,英国著名养鸽家白克,更为敬佩。曾几何时,白克系鸽子在上海大出风头,在多次比赛中名列前茅,没有想到中国出了个李梅龄系,把白克系挤到倒数第一名。养鸽者是喜欢广交朋友的,白克委托他在上海的表弟杰克逊,转达他对李梅龄的祝贺,同时提出要同李梅龄结成姊妹鸽舍。同英国人打过交道的人都有一种感觉,无论是工厂主还是商人,都有一种英国贵族老爷那样盛气凌人的傲气。李梅龄的“759”给他们上了一课,使高傲的杰克逊变得少有的谦逊。
    消息传到了南京国民党政府的国防部,他们借口要充实军鸽的力量,要把李梅龄的鸽子全部“买去”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们打的什么主意,明人不必细说,理所当然地遭到李梅龄的婉言谢绝。
    有一件事是李梅龄无法推辞的,那就是上海信鸽会中的中外会员们,一致推选李梅龄担任会长。这是经过多年的考验以后,使鸽界逐渐认识了李梅龄,实现了这件顺理成章的好事。美国籍会长巴斯固尔心悦诚服地向李梅龄办了移交手续。黄钟和周昌善以副会长的身份,协助李梅龄工作。



注:“李梅龄传略”是上海市长宁区鸽协科研组编写的《李梅龄其人其鸽》一书中的一节, 
   

分享到:

鸽友评论

提交

请勿提交非法信息和广告,违反者查封ID,谢谢合作~